在麻將檯上餵少婦   人妻小说 

(一)



我老婆叫欣怡,今年25 歲,儘管已過雙十年華,仍然無礙她嬌媚迷人的風姿,欣怡雖沒有沈魚落雁之貌,卻長有柳眉鳳眼,樑鼻櫻唇,最折煞我的是欣怡的柳腰葫臀,最教人心醉的是幽谷下沿的迷魂鄉,保證來訪者彷如置身在五里霧中,欣怡恰好是『兩峰梅嶺手滿盈、一把枝腰掌中輕』的可人兒。



? ? 托賴欣怡的母親十分愛賭,所以欣怡自少便接觸賭博玩意,小時候已經十分喜歡坐在麻將檯旁邊看著母親『大殺三方』,欣怡曾經對我說她小時侯看到母親胡牌時,掛在臉上的笑容是最溫柔的,而且每次母親贏錢過後更會買自己最愛吃的糖果,自此欣怡也專注地看母親打麻將。長大後也在耳濡目染之下,養成愛好麻將這玩意了,到中學時期更不時找同學大堆『四方城』,現在結了婚沒有工作,麻將已經差不多是她的『職業』呢!



儘管欣怡也十分愛賭,可是我從來都不會責罵她,我總是敵不過她一副楚楚可憐的動人俏容,尤其是每當我正要為她因為玩麻將而忘記給我做飯,罵她的時候,她總是亮起一雙水汪汪的眼睛,扁著可愛的小嘴,諸君教我怎樣對這個楚楚可憐的『賢內助』動氣呢?



我是一位會計師,工作收入算是不錯,所以只要到了週末,她的姐妹一有空就約她外出打衛生麻將解手癮。本來我是不反對她打麻將的,而且我每個月也會給欣怡一定的『賭本』。也許因為她有這些『賭本』,所以她經常打麻將玩到天亮,不像那些結婚後還要為生計而工作的女人,可是欣怡就是變本加厲,讓我不僅『衣食福利』方面上得不到照顧,連我的『房事福利』都給她強烈的賭性而被肆意忽略,真是可怒也!



為此我嘗試過減少每個月給欣怡的『賭本』,她就跟我反臉,三天不給我說一句話。我再次戰敗了,還被她威迫簽下『不平等條約』,即是我不但不能再管制她去打麻將,而且我還要多給她『賭本』!



只是這幾個月是趕忙發出會計報表的日子,我天天在公司忙得不可開交,晚上回來已經的是筋疲力盡,也管不著她這麼多。雖然我好像吃了很大的虧,但是每當我看到欣怡十分可愛的臉蛋、任性天真的本性,做丈夫的我就心裡有一份保護妻子的責任感!何況只要多給二千就換來嬌妻每天對我展示她可愛的笑容,就像某信用卡的廣告說:『此刻無價』!



於我被迫簽下『不平等條約』兩個月後,我開始接到幾次男人找欣怡外出的電話,欣怡說他們是她玩麻將的伴,由於我不能再管制她去打麻將,所以只能容許她在夜間跟他們外出玩麻將!



可是我作為丈夫,妻子時常夜間外出,我少不免擔心她的安危,所以待到發好工作報告後,我趁工作沒有很忙碌的時候開始留意她。有一晚她鬼鬼祟祟跟男人談電話,接著說要外出應約打麻將,我看看手錶都快十一點了,我擔心她的安危,便說:「妳一個人外出會不會很危險?不如讓我陪妳去!」



沒想到欣怡竟然扳著臉說:「人家一天到晚都在家,現在只不過打個麻將,你就要管,你別忘記你說過不再管我打麻將的事!」



怕妻如命的我只好屈服說:「是的!我的欣怡要打麻將,我怎會說不呢?不過別玩得太晚!要是妳不給我一通電話的話,我會很擔心的!」



欣怡飛快地提著她的LV包包,一手抱著我說了一句:「還是老公最疼我!」然後往我額頭上輕吻一下就走了。



我立時從心裡湧出一陣幸福的感覺,然後回過神,腦裡面有點混亂,覺得還是有點不妥:『欣怡平時對我都不會這樣,今晚怎會這樣呢?』



? ? 我再三思量,也擔心愛妻的安全,自言自說:「我不是要跟蹤欣怡,作為丈夫擔心妻子的安全不是正常嗎?何況我只要她安全到步便回來不是沒問題嗎?!」可惜我做丈夫的保護妻子還需找藉口,我怕欣怡知道我跟蹤她的話又會對我大動干弋!我忍不住便戴上一頂鴨舌帽以便偷偷地跟蹤,我跑下樓梯剛才看到欣怡已經走到街口轉角正在截載計程車,我也截載計程車尾隨在後,欣怡下車後,看到她深入一座舊大廈,裡面進出的住戶好像龍蛇混雜。



? ?欣怡到了升降機,當我正為如何繼續跟蹤她而煩惱時,幸好當時只有她一個乘搭升降機,當我發現升降機停在七樓,我便知道她的位置。當我也到達七樓時,我發現公眾走廊裡沒有充足的照明系統,好像不知何時會有人出現進行搶劫,除了害怕外還有擔心欣怡的安危,幾經搜尋,我看到欣怡停在一個單位的門前,敲門說:「是我,開門!」



沒多久,我看到一個滿臉鬚根、光著身的陌生胖漢出來應門,看到他一身肥肉上的紋身,使我渾身都起了雞皮疙瘩,感到無比厭惡。心想:『欣怡怎麼會認識這群不三不四的人呢?』



我把耳朵盡可能地貼緊在門邊,聽到欣怡不耐煩的說:「不要摸我!我是來報仇的!上次我打麻將輸了三萬!本姑娘今次要你們賠我老本……不……上次你們把我脫得光光的!今次我要你們輸得褲子也沒有!」



有一把男性粗獷的聲名笑著:「小浪貨,妳想我們脫褲子是嗎?我們現在給妳脫光光也可以。」接著又有兩把男性淫穢的笑聲傳出。



我知道裡面至少有三個男人以言語挑逗我的妻子,同時也知道原來欣怡的賭性竟然是這麼強烈!一夜輸了三萬還被他們脫得光光的!我快氣暈了!氣得不是錢的問題,儘管我那年尾三萬元的花紅都給她輸掉呢,妻子的裸體被陌生男人看就已經教我氣難下。



可是當我想繼續把故事的底蘊聽下去的時候,我聽見不遠處傳來腳步聲,如果有鄰人走出來,見到一個人戴上一頂鴨舌帽、跪在某家的門口鬼鬼祟祟東張西望,你會認為他是哪種人?哪人就算不是人見人抓的小偷,都會是偷窺狂。



我真的很擔心欣怡的安危,同時我也很擔心要是被人家發現我是偷窺狂。由於在下是一位會計師,做事都講求公信力,在權衡眼前的形勢後,我決定先到樓梯避開一下好了。盡管我只是愛妻心切,然而被人誤以為偷窺狂的話,我可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呢!



單位內旋即傳來一陣麻將洗牌的聲音,那些聲音你們會打麻將的都知道是很大的,我再不能單靠竊聽而得到任何消息,為了得到在那單位內更多的資料,我唯有給欣怡打了一通電話。



欣怡良久才接過我的電話:「是誰?老公……我在哪裡?……我在阿美(朋友)家裡打麻將啦!人家知道了!不說了,到我抓牌了!」



我聽著,也想著為什麼欣怡無故要騙我在阿美家裡打麻將呢?不過我也溫柔地提醒欣怡:「別玩得太晚,妳打完麻將給我一通電話,我駕車來接妳吧!」



沒聽到欣怡的回覆,我便聽到電話給掛掉的聲音。瑟縮於樓梯的一角、像是準備抓姦的私家偵探『監視』那個單位的我,開始想著很多千奇百怪的『虛構』的情景:例如欣怡被三人強暴,欣怡輸光了錢,再次在他們面前脫光光,想著自己心愛的妻子有可能受辱,我竟然感到莫名興奮,看來我也許應該找一找那位當心理治療師的朋友好好談一談。



可是我想著,我在『監視』什麼呢?基本上聽不到房間任何聲音,也看不到單位內的情況。我可不知道他們何時才打完麻將呢!而且我還得要在欣怡之前回家,現在自己沒有藏身之所,所以我決定先行離開,然後再謀定而後動。



可是我感到這趟是沒有白走的,要不是自己跟著妻子來,我怎會發現她那麼多的秘密呢?我想也許自己有一種想看到別的男人淩辱妻子的犯賤心理!







(二)



往後的日子我發覺,那幾個男人仍然時常找欣怡外出打麻將,他們是不是打麻將我不知道,可是我知道我的跟蹤是沒有辦法幫助我知道事件的真相,所以我想了一個方法,就是甕中捉鱉,與其讓他們在自己地方跟妻子『打麻將』,不如反客為主讓他們來自己的屋子『打麻將』,好讓我知道事件的真相。



為此我向欣怡訛稱我接了一宗「大生意」,最少要在日本工作一個月。欣怡聽到我這樣說好像有點興奮,一絲嫵媚的淺笑懸在醉人的櫻唇,水汪汪的鳳眼顯得不太自在,看到嬌妻臉上流露複雜的表情,我忍不住嘲笑她說:「我這個老公不在,我看妳可以叫阿美搬到家裡打麻將了!」



欣怡如常扁著小嘴,往我胸膛打出粉拳說:「人家才不會呢!大不了便是叫阿美來我家裡打一夜麻將吧!壞相,你就是愛數落我!」



? ? 然而螳螂捕蟬黃雀在後,或許我此刻摸不清欣怡是否對我這丈夫不忠,可是要是欣怡在家紅杏出牆的話便休想瞞我,全因我已經在家裡安裝了幾部攝影機,也租下了附近的單位方便『監視』欣怡的一舉一動,然後我便是『專心』地『出差』去!



就在我『出差』後不夠兩天,欣怡便再次約著那三個男人來家裡打了一夜性愛麻將,我也開始逐步知道事件的真相!



牌局開始的頭十五分鐘,四人只是專注地打麻將,可是當欣怡給胖子放槍的時候,這個氣氛就變得很挑逗,欣怡先用嬌媚的眼神盯著胖子說:「死胖子,人家又給你吃了!」



胖子則以下流的眼神盯著欣怡說:「照慣例妳放槍給我糊牌要脫一件衣服!妳……想我幫妳脫胸罩嗎?」



? ? 欣怡伸出舌頭,嬌媚地對胖子說:「死胖子,人家就不脫!要我主動給你吃奶?我就是辦不到!」 我心想欣怡是否要勾引胖子呢?



那個鬚根滿臉的胖子,轉為用手摸捏欣怡的大奶子說:「妳不脫,我只好過去幫妳脫囉!」



胖子把欣怡兩座奶子像搓麵粉那樣擠成各種形狀,然後脫去欣怡的胸罩,胖子開始吸吮眼前一對誘人的雙峰。沒多久胖子放開吸吮奶子的嘴,又繼續打麻將。



? ? 我專注地看著欣怡跟他們眉目交鋒,雖然妻子沒有送予秋波,可她渾圓的眼珠已經夠教人神魂顛倒,眼看欣怡乍羞乍愧地摸著牌,我有種風雨欲來的感覺,當欣怡的小手把這張牌放在臺上,那個叫流氓勇的壯漢臉上襲上一陣淫笑,接著一隻粗手翻開牌,得意地說:「人家的小媳婦,老子我胡了!」



這次欣怡給流氓勇放了槍,只見流氓勇興奮地數著自己糊了幾多台,剛好數著十四台。流氓勇嘆了一口氣,熟稔地伸出一雙粗手不停地來回撫摸著欣怡的奶子說:「媽的!十四台,還差一台!算了!浪貨,給老子吹喇叭吧!」



? ? 正當我狐疑著欣怡會不會真的跟他做這麼下流的事時,沒想到欣怡趴過去拉開流氓勇的褲子,掏出陰莖輕輕的套動,一條滑膩濕潤的香舌舔著陰莖的馬眼。流氓勇在欣怡純熟的技巧下瀕臨爆發邊緣,忍不住用力地將欣怡的頭壓在身下,胖子的大龜頭狠狠地撞擊進可愛的小嘴,欣怡那張柔嫩的櫻唇忘情地吞吐著胖子的陽具!



欣怡被流氓勇憋得喘不過氣說:「嘔~~咳!咳!我差點憋死,你這傢夥怎麼那麼粗魯呀!人家又不是不幫你吃。」欣怡狠狠地給流氓勇一個白眼,卻自動分開腳幫他吃雞巴。



流氓勇爽得大叫道:「媽的,好爽!妳怎麼這麼會吸啊?一定是常常吸懶叫吧?真他媽的爽!」他又開始抓著欣怡的頭緩緩抽插起來。



儘管我氣得要命,我這時卻為妻子的淫蕩,也為那男人的罪行編了一個自我開釋的藉口:「也許那男人覺得我老婆是淫婦,她居然跪在地上幫一個第一天認識的男人舔雞巴,才用言語如此的羞辱她吧!」我真是不知所云。



流氓勇還不滿意對欣怡說:「雙手放到頭上,挺起胸分開腳,張開嘴巴伸出舌頭來舔!」



? ? 我心罵著:「這...這不是....欺人太甚嗎?....竟然要我那...如花似玉的嬌妻像妓女一樣做出如此淫穢的動作......我....要...阻止嗎?!」我知道我根本阻止不了,此刻自己正身處對面的單位,就算我要阻止也不能及時,而且我可能錯過很多的「好戲」!



? ???流氓勇活像皇帝一樣站立著,而欣怡卻聽話地雙手放到腦後蹲下來,挺起豐胸分開那雙美腿,張開嘴巴吐出丁香舔弄流氓勇的男根。



? ? 受到美艷的女人以如此淫穢的姿態服侍著,任誰都不能硬撐多久吧!果然,沒多久流氓勇發出一聲吼叫,把一股濃烈的精液從馬眼洶湧噴出,射入欣怡的食道裡,欣怡感到一陣強烈的屈辱感。



? ? 牌局還是繼續進行,有賴剛才欣怡跟流氓勇的淫行,氣氛從最初欣怡跟他們互相對峙變成現在好像跟他們調情一樣,我從欣怡的小動作知道她已經欲罷不能,我的心也隨之下沈,因為我知道欣怡不久又會給他們放槍!



? ? 結果欣怡又給胖子放了槍十五台牌,胖子高興地對欣怡說:「嘩!我糊了十五台耶!想不到今天是我先吃妳!」



欣怡沒有任何掙扎,胖子便一把將她撲倒在床上,胖子還一面得意洋洋說:「我今天運氣真不錯,早上和一個朋友找到一個漂亮的幼齒,我們就輪流幹她,我先幹完,輪到朋友幹。正當我感到無聊時,怎料妳這個騷貨又找我在這裡打麻將,所以我約他們過來一起幹妳。哈哈!妳說我運氣好不好?!」



? ? 我心卻罵道:「他媽的....竟敢把我心愛的妻子當成...那些墜落的濫貸....我...!」好歹我都是飽讀詩書的明文人,要我說起三字經可是連雞皮疙瘩都惹來的呢!



胖子的嘴唇與欣怡的舌頭熱烈地交纏在一起,欣怡一隻溫暖的小手輕輕的套動胖子的陰莖,胖子伸手將欣怡抱緊,雙手來回撫摸著她飽滿柔軟的奶子!



胖子揶揄欣怡說:「我操妳媽的大奶!妳跟老子說明白,妳是不是一條大奶的淫賤母狗?!」



胖子摑了欣怡的乳房一下,一對飽滿柔軟的乳房便無恥地抖動搖晃,欣怡的奶子被他狠狠捏著,竟然享受地大聲說:「好……好了!……是的!我是淫賤的母狗!」



胖子滿足地挺著陽具插入欣怡陰道,捏著飽滿柔軟的奶子,開始猛烈地操著欣怡。欣怡就這樣被他幹得到了幾次高潮,胖子才滿足地插在欣怡陰道內灌漿。為了欺騙其餘兩人,胖子先拔出插在欣怡陰道外的陽具射上兩灘濃精,然後假裝累壞了趴在欣怡身上,再偷偷插入欣怡陰道內的陽具用全身的力氣射精。



胖子聞著欣怡身體發出的香氣,忍不住又緊緊的抓住欣怡的奶子:「跟早上的幼齒比起來,妳的奶子又大又軟,老子要抓個夠!」與她唇舌交纏。



欣怡在胖子耳邊細聲說:「你這胖色鬼,怎麼老是射在我裡面!你不怕?!」



胖子淫笑說:「母狗!我就是喜歡射在妳裡面!」

欣怡細聲回應:「你真壞!」

? ?

? ???我氣得快昏倒,雙眼卻不爭氣的狠眐著面前的淫戲,其餘兩人可能已經被胖子跟欣怡的淫戲挑逗得慾火焚身,直到快喘不過氣來,所以也催促他們回到麻將檯上:「你們好了沒有?」胖子跟欣怡這才依依不捨地放開對方,繼續打麻將。



欣怡的臉色又開始帶著一點詭異的期盼,當然興奮期盼不僅是欣怡,還有三頭色色的淫狼。我相信此刻的欣怡已經滿腦都是性慾,因為欣怡使勁緊夾的雙腿再次放鬆,蜜穴頓時溢出胖子剛發射進去的子孫漿。



只看到欣怡小手抓牌,擡起一看,欣怡的臉色突然妖媚起來,輕輕說:「真是見鬼!人家怎會抓到這張牌?!」然後她雙眼大送秋波,小嘴發出淫穢的信息說:「就賞你們吃吧!」



我就知道她的奸計終於得逞,三頭色色的淫狼看到欣怡小手把這張牌放到檯上,興奮得手舞足蹈,欣怡果然故意給他們放槍。



「一炮三響!小浪貨!」



已經『內射』過愛妻的胖子興奮地說:「一炮三響!妳這小浪貨,老子妳算準妳命中註定要吃我們的雞巴!」



欣怡『生氣』地說:「一炮三響!還是每個人都是糊了廿五台之上,想想真不甘心。」



流氓勇興奮地說:「妳記得嗎?要是我們糊了廿五台,妳要給我們怎樣?」欣怡這時漲紅著小臉,羞澀地說:「人家記得……要是給你們其中一人糊了廿五台,人家……要……要給他射……在子宮內!」



欣怡聰明地幫男人放槍,她先把衣服輸掉,讓粗暴的流氓勇先糊出超過十台的『口交』牌。欣怡最喜歡跟胖子打炮,接著放槍給性技高超的胖子糊超過廿台的『打炮』牌,讓他在自己體內發洩。欣怡最後便『大意地』幫所有男人放槍糊超過廿台的『內射』牌。



「呃……不是……不要……呃……放開我……」欣怡雖然嘴裡說著反抗的字眼,但手已不經意地『推』開流氓勇那隻抓著自己奶子的手,享受他對自己的輕薄。



「操……奶子真大,看起來就一副欠幹樣!」流氓勇眼神兇惡地用一雙大手狂捏著我老婆一對豐碩的大奶,我看到欣怡痛得想要掙扎,他卻瘋狂地吸吮她的奶頭,將欣怡挑逗得嬌喘連連。



「操妳媽的!這雙奶子都不知道給多少人抓過了!」流氓勇又罵道



欣怡被迫跪下來,屁股朝天昂起,她的大奶子被一群男人用手大力地握著,暴露出的屁股和陰戶讓流氓勇無情地狎弄著。流氓勇走到我妻子身後掰開她的陰戶,用手指輕輕玩弄她的屁眼說:「母狗,妳的騷穴和屁眼真是美麗得很。」



流氓勇看到來自於欣怡陰戶的誘惑,也說:「操!妳這婊子的屁股也很大,操起來就一定他媽的爽!」他把臉湊到欣怡的陰戶中,以舌頭來回舔著欣怡的兩片花瓣。



男人感性的刺激讓欣怡享受到渾身酥麻的感覺,也慢慢地興奮起來。欣怡在他精采的舌頭逗弄下越來越有感覺,享受前所未有的快感。沒多久,流氓勇便掏出小弟弟拍打著欣怡光滑的屁股,順勢移到她的陰戶週圍。



看到愛妻的陰戶被流氓勇褻玩至此,我心裡襲來一陣憐愛之痛,沒想到她竟然努力地擺動屁股,回頭對他微笑說:「請主人不要折磨母狗,玩我……玩我這條下賤的母狗吧!」



流氓勇在欣怡耳邊不斷揶揄著:「原來妳喜歡當母狗啊?早說嘛!我最喜歡幹母狗了。」



離晚上十時半尚有十幾分鐘,流氓勇戴上避孕套後,以狗仔式插入我愛妻的陰戶裡去。流氓勇顯現出他的獸性,用手一把拉著我愛妻的秀髮,欣怡也很興奮得像一條母狗,讓馴獸師在身上以陽具衝刺她的陰道進行性愛調教。



流氓勇幹了好一會兒,拍打欣怡擺動的屁股說要換個姿勢幹。當流氓勇從淫穴裡抽出雞巴時,欣怡便自己轉身迎面對著他,流氓勇一隻手大力搓揉著欣怡的奶子,一隻手撐在地將身體壓在欣怡身上埋首幹著。欣怡被流氓勇如此羞辱,雖然羞愧難當,卻被他下流的辱罵而愈發感到被淩辱的快感。



肉體交合的『啪啪』響徹整間屋子,欣怡每次被流氓勇抽插一下之餘,她都好像為他報數而浪叫一下。流氓勇動腰搖股讓陽具在我愛妻的陰戶裡四處突刺,充實的感覺使她興奮地大聲呻吟:「啊……啊……」流氓勇頓時拔出雞巴,除去避孕套後,再次狠狠刺進欣怡的蜜穴。



流氓勇拔出變得疲軟的雞巴,一股混雜著濃白精液的半透明液體從欣怡的體內流出,滴在沙發上。他將身體一抖一抖地顫慄著的欣怡摟進懷裡,分開她的一雙美腿曲弓著……流氓勇拿了一個油性筆在欣怡右邊的奶子寫上「正」字的第一筆「一」,這意味著欣怡至少被他們姦淫了五次。



我看到他們輪流壓在妻子身體上,讓她連續攀上高潮,他們輪流稍作休息了一下,開始對欣怡子宮進行下一輪衝擊,我很生氣因為我從未享受過欣怡對我這樣的禮遇。(當然我也從未讓享受過這樣的性快感!)



我悶悶不樂地坐在隔壁房間內看著電視的螢幕,欣賞著妻子跟他們進行一場又一場火辣辣的性愛混戰。螢幕中的欣怡一時趴在地上,屁股高高的翹著;一時雙腿分開躺在床上不停地喘息,不過無論欣怡被幹的姿勢是如何,她的小穴總是無時無刻流出一股股濃稠的精液。



我的心既憤怒又興奮,內心好像天人交戰一樣,我生氣,是因為妻子紅杏出牆;我興奮,是因為看到像妻子那麼美的女人被那麼卑賤的流氓蹂躪,我想,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不禁興奮。



何況看到欣怡全心全意服侍三名姦夫,我怎會沒有妒忌心呢?尤其看到欣怡在幫其餘兩個男人打手槍的情況下,用雙乳夾著胖子的陽具磨擦,玩完乳交後,欣怡又伏在胖子的腳後為他舔屁股,左右手卻要同時搓弄子孫袋。我氣得不禁大叫:「他媽的!欣怡一直沒有這樣服侍我呢!妳為什麼讓這些下三流的人蹂躪妳呢?這樣妳真的高興嗎?!難過為夫沒有好好滿足妳嗎?!」



我痛苦地看到欣怡的小嘴一邊舔吮著胖子的腳趾,一邊『哀嘆』了一口氣,說:「胖子,你不是一直想看我的子宮被射滿精液的樣子嗎?這次給你等到了!剛好滿足你的願望!」



胖子淫笑著說:「哼!妳這騷貨吃了葷還裝模作樣!我想妳是故意放槍吧?妳他媽裝什麼清純啊!看來昨天五個人還不能讓妳滿足。要知道虎哥的客人都如狼似虎,我們可是等到今天才好好玩妳一頓啊!」





過了兩小時,這場世紀大戰才完結,此時欣怡右邊的奶子已經完整地寫上一個「正」字,同時欣怡左邊的奶子也完整地寫上一個「正」字,這意味著欣怡已經被他們姦淫了十次之多,身為丈夫的我也打了兩發手槍,他們開始準備收拾戰火過後的痕跡,可是怎麼樣都修補不了我受傷的心靈。





(三)





那夜我回想過去的種種,也翻閱欣怡的日記,才知道我真是沒給欣怡太多的時間去滿足她的欲望,一年只有聖誕新年放大假才會帶欣怡外遊,我想她的賭癮和性慾都是因我忽略她而日漸增加。



表面上欣怡沒有對我不滿,然而她內心野獸卻日漸長大,這跟節兒上,我、欣怡都是始作俑者,同時也是受害者。我似乎沒有理由去指責欣怡的越軌,換上是我,要是欣怡都不願意幹她的話,我也沒把握說我一定不會偷腥。況且我內心的惡魔也促使我『欣賞』欣怡跟三人在我『出差』的日子裡天天進行淫穢不堪的『性戰』。? ?? ?? ?? ?? ?? ?? ?? ???



內心天人交戰著的我,一心要跟欣怡白頭偕老,我可以假裝什麼都不知道,但我覺得是時候要攤牌了,所以我找了機會對欣怡說:「欣怡,我已經看過妳跟他們在上星期四『打麻將』的情景,沒想到一臉清純的妳先是先把衣服輸掉,讓流氓勇先糊超過十台的牌幫他口交。欣怡,我猜妳最喜歡跟胖子打炮吧?接著妳放槍給粗暴的流氓勇糊超過廿台的牌,妳還偷偷讓他在體內射精,再幫所有男人放槍『一炮三響』糊超過廿台的牌,讓他們『吃三通』。我沒有說錯吧?」



聽到我的話,欣怡呆呆地拉住我,帶點羞愧地亮起一雙水汪汪的眼睛,給了我一個深深的吻,邊幫我整理衣領邊說道:「你……對……對不起……我……我不是有心瞞著你……」接著流下源源不絕的眼淚。



突然欣怡竟然冷靜地對我跪地說:「對……對不起!如果……你……你不想再要我這個淫娃的話,你別悶在心裡,可以提出離婚……反正我們沒有孩兒。」



當欣怡說完,我看著她的臉上再次不停地淌下晶瑩的淚水,盡管她哭得很傷心,可是她不知道,她一滴滴的淚水已經滴進我的心坎上。



看著欣怡梨雨帶花的清秀臉龐,我放緩了語氣說:「其實說實話,那天在他們家裡聽到他們說曾把妳脫光光時,我真的有點生氣。可是我當時不知道妳沒有被他們侵犯,我在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卻又感到有一點失落。直到昨天,我看到妳跟他們玩『大三通』內射時,感到滿腔憤怒,但是背後的犯賤心理卻是親眼看到妳被他們壓在身下任意玩弄的興奮。雖然一直以來別人認為我當會計,一定是個思想保守的人,但是我還是喜歡看到妳被他們淩辱的情況。」



沒多久,欣怡緩過氣來,盯著我的眼睛問道:「你真的不介意我是個淫蕩的女人?不介意我和別的男人……甚至是你的朋友?」



一心跟欣怡白頭偕老的我怎捨得放棄她?我輕撫著妻子的頭:「說實話,要是我說真的完全不介意是假的!但是只要妳要保證不瞞著我,和保護自己不受傷害,我可以接受妳跟他們打淫蕩麻將。何況我上次看到妳跟他們玩『大三通』,我興奮得打了好幾發手槍!」



欣怡答應我保證以後不瞞著我,也說她會保護自己不受傷害。



我的好奇心驅使我問:「可是妳怎會遇上他們?」



欣怡向我道出她『越軌』的過程:「上個月,我的姐妹阿美去旅行,我一時手癮發作,去了麻將館。有一次遇到他們,他們三人都不斷糊牌,我輸光了帶來的錢,所以我約他們明天到其它地方打麻將。他們又再贏光我帶去的錢,還說我的牌技很差,我氣上心頭,嚷著要『上訴』,三人笑著說,我已經輸光了身上所有錢,他們不會跟我打『免費』牌,除非……」



我不加思考地說:「除非妳願意脫衣服?!」



欣怡也好奇地問:「為什麼你會知道?不對!為什麼你……你會……看到我跟他們……」



我嚴肅地說:「不為什麼,我有位朋友剛好住在附近,他給我說過,幾次都見到妳跟他們……混在一起……所以……別說這個!以妳的牌技,妳都讓他們看光身子了吧?那為什麼妳會……」其實要是有這些明顯的『罪證』我都不會查的話,我都愧當核數師了!



欣怡繼續說下去:「每當我想起那次讓他們看光身子,心裡都很不服氣,我想把『尊嚴』羸回來,可是我越想去挑戰他們,便越是輸得慘重!上星期四我再到他們的家(就是那個胖子)……我跟他們打了不夠一個拉風,帶去的錢已經輸掉一半,三人不期然對我淫笑……我都知道有危險,但是你知道我的性格怎可能認輸?就繼續硬著頭皮打下去……到我差不多輸光錢時,胖子朝我說,我快把錢輸光了,他們願意做做好心,準許我以脫衣服代替付錢……我當然不願意!果然沒多久我真的把錢都輸光了,胖子再次問我怎麼樣?他說如果我要『上訴』,他們準我以脫衣服代替付錢……前提是我願意脫衣服!」



我參一腳說:「我看妳不願意脫衣服,不過被他用激將法引了入局吧?」



欣怡也好奇地問:「為什麼你會知道?莫非你也在場?」



我搖頭著欣怡說:「我們在一起已經五年了!妳的個性我會不知道嗎?」結婚五年了,欣怡可是在購物時都會為一百幾十元的折扣跟售貨員吵上一天,當然她未婚之前也是一位很有「上進心」的售貨員。



欣怡說:「你知我好勝心有多強!我內心好像有一把聲音要贏他們,即使只是糊一副牌也好!我有點懷疑他們串通使詐,半小時我連一副牌也未糊過……人家不僅再次讓他們看光身子……他們越色色地看著人家的身體……人家的心…越跳得厲害……一副三十台牌使我連身體也輸掉……胖子緊緊地摟住我說什麼願賭服輸、叫我快過去跟他打炮……我才意識到危險,試著逃跑……他突然將我推向牆角並強吻著我……人家不知如何反應,只是呆呆的……任由他的舌頭……鑽進小嘴!」



我不解地問:「妳跟他就這樣搞上了?那麼其他人呢?」



欣怡打斷我的問題說:「你先別急,讓我慢慢說吧!他的接吻技巧很好,沒多久我已經被他靈活的舌頭挑逗得意亂情迷,他進一步地把手放在我的胸前揉捏著,我只能下意識地輕推他的手反抗,但流氓勇更霸道地握住我的奶子,還不時用手指玩弄我的奶頭,搞得我不知多興奮。他含住我的耳珠挑逗著我,他好像很懂女人的性感帶,不停地攻擊我最敏感的兩個地方,我毫無招架,無法控制地發出了淫蕩的呻吟聲!」



我氣得咬牙切齒說:「他媽的!那胖子竟然這樣對妳!對不起!妳還是繼續講吧!」



欣怡繼續羞澀地說:「胖子的手更進一步移到我的胯下,用手指撥開我的內褲,跟流氓勇打了眼色後,看到我無助地淫喘著,兩人便毫不客氣地將手指插了進去……我全身鬆軟地趴在流氓勇的肩頭上,任由他們的手指在我的淫穴裡放肆地轉動著,我的淫水已經不自覺地越湧越多,呻吟聲越來越響亮……胖子在我耳邊輕輕的說:『騷貨,妳怎麼那麼濕啊?是不是很癢?很想被我幹了吧?嘿嘿……幫我們舔一下雞巴……等一下就讓我們輪流給妳爽。嘿嘿!』他說完便將我的肩膀向地上壓,我像著魔似的乖乖跪了下來……他們將雞巴解放了出來,硬挺挺的杵在我面前,胖子抓著我的頭,強硬地將雞巴送到我嘴唇邊,我只好乖乖的張開嘴巴含住吸吮起來……過了一會兒,他將雞巴從我嘴裡抽出,同時把我從地上拉起,讓人家背靠在牆上,粗暴地將我的上衣向上扯,人家的兩顆大奶子就毫無掩飾地彈了出來……人家都不知多羞人!」



我聽得有點興奮,自言自語地說:「胖子他媽的真幸福!」



欣怡羞愧不己說:「胖子邊用舌頭挑逗我的奶頭……手指也同時伸入我的淫穴,我爽得不斷湧出淫水……胖子隨著脫掉褲子便開始幹我,他粗大的陽具不停地抽插轉動,我聽到自己被他幹出了『噗唧、噗唧』的淫糜聲響……人家被他搞得情慾高漲,嘴裡又忍不住發出的呻吟聲……淫蟲輝看到人家發浪的樣子也受不了……掏出陽具抽插著我的小嘴,流氓勇又說要參一腳……就這樣,人家……第一次……被他們同時……幹……同時……我……第一次……玩著『大……三……通』,被……他們……中……那麼羞人……人家不說了!」



我忍不住大叫說:「妳……被他們……哈!吃了?」我心中又氣又興奮,尤其當我看到欣怡臉上那種既羞澀又發情的難堪表情。



欣怡看到我強烈的反應,以為我生她的氣,便故意打斷說:「其實我最初都有反抗,但身體就是受不了他們……」看來欣怡也顧及我的感受。



欣怡正要把故事說完,這時她又接到流氓勇、胖子、淫蟲輝的來電,三人要約欣怡打麻將。欣怡坦白對我說她要赴約,她彷彿有點難點的說:「我知道這件事對你不公平,雖然你今天說不會介意,但我知你對我的出軌很不高興,也怕當別人知道了這件事,他朝你最後會後悔。」



我強忍著心中的妒火,堅定地對她說:「沒關係,我既然答應了妳,就不會再追究了。只要妳答應我保證以後不瞞著我,保護自己不受傷害!如果妳真的想去,那我們就走吧!不過我認為那裡可不適合妳去啊!」我故意說著。







(四)



欣怡笑而不語,頓時高興地親了我的嘴唇一下。我就知道欣怡真的很需要他們,我此刻才明白「天生我才必有用」的真正意思!儘管那三人是流氓,不通書禮,但畢竟他們的體格以至性能力、性技巧都遠遠超過我,胖子、流氓勇天生擁有征服女人的能力,簡直是一流的「強姦」犯。



欣怡對我說,胖子已經有三位人妻禁臠,流氓勇也有兩位少婦性奴,他們兩人都想把自己收服於胯下,我笑問:「我猜妳想當胖子的性奴吧!」



欣怡吻著我,驚奇地望著我:「親愛的,你怎會知道?」



我笑嘻嘻的答道:「欣怡,妳都把事做得那麼明顯,每次妳都故意放槍給胖子,胖子每次都是第一個幹妳的人!胖子每次虐待妳身體、羞辱妳,每次妳都默默享受著!欣怡,既然妳想當胖子的性奴,那便好好當他的性奴吧!」



欣怡被嚇倒,望著我口吃地說:「親愛的,那麼你……你又怎……?」



我徐徐答道:「我還是最愛妳的老公、丈夫!我愛妳的心靈,妳只不過是胖子的性奴,我希望妳可以好好地滿足自己的性慾!妳是胖子最下賤的性奴,胖子是妳最寶貴的洩慾工具,但妳可是我最愛的老婆大人,而我就最愛妳的老公!欣怡,我願意為妳徹底地當一回王八蛋,我要補償妳多年因我失去的性福!」我舉起我『冷落』嬌妻的罪證——欣怡的日記薄!



欣怡望著我手中自己的日記薄,感動地流淚說:「親愛的,我發誓我只會愛你!儘管我要當胖子的性奴!」



我抱著妻子安慰她說:「走吧!我最愛的妻子,我會讓妳好好地當他們的性奴!」



就這樣,我便駕著車載欣怡去胖子的住處。途中我又忍不住好奇問:「親愛的,妳之前都沒想到危險嗎?畢竟跟三個不相識的男人打牌!」



沒想到欣怡說出一句讓我投降的話:「人家就是有想到!可是有危才有機,別人到葡京賭還不是一樣嗎?」欣怡果然是承繼了她母親的賭鬼性格。



因為欣怡跟我串通好跟他們說,我是她的朋友,就這樣我親眼欣賞著他們以打麻將為名、作姦淫之實的勾當。眼看著欣怡跟他們大打春宮麻將,我也許像欣怡一樣欲罷不能,越看妻子被淩辱越是不能自已。





我內心自我安慰著說:『欣怡跟他們大打春宮麻將可以得到性快感,而流氓勇、胖子、淫蟲輝也樂於把欣怡當成洩慾工具!而我又可以親身感受胡作非大大的體驗!豈不是一炮三響?哈哈!』



當我看到我的好賭淫妻欣怡輸給三個色鬼的時候,心裡很興奮;當流氓勇、胖子、淫蟲輝同時插入欣怡體內,我興奮得掏出雞巴打手槍。看到嬌妻被他們粗暴地玩弄,最後輪流在子宮發射的情景,我也棄甲丟兵,一洩千里了,我終於體會到淩辱妻子的快感。



三人滿足地在欣怡體內發洩過後,胖子拔出雞巴時,使勁拍著欣怡臀部,下流地說:「操!老子爽翻了!操妳這狗婊真不賴!」



胖子看到我只是打手槍,也勸我過來參一腳:「老兄,你也參一腳幹幹這狗婊人妻吧!奶子不賴,可惜她那沒用的丈夫沒本事滿足!」被這胖子一說,性慾頓時由高潮急速滑落。



後來我也大方地表明了自己的身份,流氓勇、胖子、淫蟲輝先是不可置信,後來當我說明原委,他們知道我如此愛妻,也無對我太多鄙視。



我還跟流氓勇、胖子、淫蟲輝組織了個『麻將聯誼會』。儘管他們是低下階層,可是我親身感受到他們的性能力都比我好多了,我看得都早早洩氣,胖子還遊刃有餘地享受妻子的身體,看來只有車輪性愛麻將才可以滿足我妻子的慾望。



淫蟲輝說要把欣怡變成他們的麻將女郎,還打趣地說:「淫蟲糊牌操穴,欣怡放槍挨肏!」



後來我也參與淩辱妻子的份兒,當然是壓軸的啦,我都沒有能耐讓欣怡達到那麼持久的高潮。身為一個知識份子,我以較高的智力制定聯誼會的會規,更是聯誼會的會長。(哈哈!當然了,他們不怕我告他們通姦罪嘛!)



我對他們(包括欣怡)公告說明聯誼會的會規:「麻將聯誼會會員享有絕對權利,而權利就是跟麻將聯誼會的玩偶——我老婆欣怡——玩性遊戲。欣怡妳先起身脫光所有衣服,當妳在聯誼會進行車輪性愛麻將的時候不能穿衣服……」



當欣怡脫光了後,我繼續說下去:「要是欣怡放槍,你們糊了一至五台,獎品是欣怡的口交;要是糊了六至九台,獎品是欣怡的乳交;糊了十至十五台是肛交;要是你們能糊廿五台便樂透了,你們可以選擇內射或者顏射欣怡呢;三十台之上一律在欣怡的體內中出加喝請她黃金水。每月的總冠軍更可以當欣怡五天的主人。」



他們聽完都興奮得發出淫淫的叫囂,接著就是他們四人的車輪麻將牌戰加上瘋狂性愛遊戲。由於我不是打麻將的人,所以只能跟隨三人充份姦淫完欣怡後,由於我身為會長,只能先讓會員滿足過後才能掏出陽具幹著自己妻子那個注滿精漿的肉洞,那種感覺又是別有一番滋味。



我對欣怡讓他們褻玩的醋意發洩在她身上,不僅用力幹著欣怡,而且用力抓著欣怡的一對大奶子,心頭的怒火使我勢要把她那雙引人犯罪的奶子搗爛為止。我的暴力姦淫竟然讓欣怡不斷高潮著。



事後欣怡對我說:「你一直對我太溫柔了,都沒有讓我享受到性高潮。老公今天你很厲害,把人家幹暈了!」我才明白欣怡為何性慾不滿,原因竟是我對她太溫柔了。我終於知道應該怎樣去滿足妻子,所以我想我要多謝流氓勇、胖子、淫蟲輝這三位『啟蒙老師』,也決定繼續讓聯誼會舉行活動,唯一的條件是以後舉行活動的地點一定要在我的家。(哈哈!我可以把情況拍攝下來慢慢欣賞!)







五)



後來聯誼會的會員加入了婦產科的秦醫生。欣怡婚後一直都有看秦醫生,尤其是當流氓勇、胖子、淫蟲輝粗暴地淩辱過欣怡後,欣怡怕他們弄傷了自己的身體,也怕得到性病,所以經常去診所看秦醫生。



這個秦醫生也不是蓋的,他先是懷疑欣怡是妓女,不過後來他知道她有我這個當會計師的丈夫、更『知道』欣怡是背夫偷漢時,便要脅欣怡跟他發生關係,最後我出現,把事情因由一五一十的告訴了秦醫生,於是秦醫生也加入我們的麻將聯誼會。



聯誼會的會員曾經不小心讓欣怡懷孕過幾次,在徵詢聯誼會會員的意見後,都由婦產科的秦醫生負責打胎的。遊戲中秦醫生也沒少給欣怡中出,他每一次至少糊廿五台,給欣怡中出一發子孫彈。



為了增加更剌激的效果,欣怡要躺在婦產科手術的椅子上接受男人發射的子孫,子宮被灌溉後立即塞入玻璃棒子,阻止陰道把精液倒流出外。



想到自己深愛的女人將被四個男人顏射著,我內心有一種既難受又興奮的心情。秦醫生帶頭走近欣怡,在她漂亮的臉蛋灑上第一發精漿,他溫柔地說:「不要怕,男人的精液很有營養,要不然怎給女人生小孩呢?所以是女人比敷面用的營養液更好的面膜!」



欣怡看到一臉俊俏的秦醫生對自己那麼溫柔,她也不太抗拒被顏射,只是羞澀地以笑掩藏心中的羞愧說:「您是醫生都這麼說,我還能不相信嗎?既然是營養液,人家當然想要……秦醫生您就幫人家……好好……敷面吧!」



看來秦醫生很喜歡欣怡替他口交,他每次一直幹著欣怡的小嘴,猛然挺起腰部,將肉棒整支插入她口中。欣怡受到了秦醫生的鼓勵,積極配合地吸吮套弄,還捲起小舌按摩著他的龜頭,再讓秦醫生的肉棒在自己的小嘴中抽插。



當秦醫生感到馬眼有股極蠢蠢欲射的感覺時,就從欣怡的小嘴拔出雞巴,把他的精華滿滿地射在欣怡漂亮的臉蛋上。只見一道精漿首先登陸,劃破欣怡的臉蛋,沿著鼻頭直奔額頭;另一道精漿同時濺在欣怡的雙頰,秦醫生用龜頭在欣怡的臉蛋上劃圓圈,好讓精斑平均地灑在欣怡的臉蛋上。



精液果然不斷噴灑在欣怡的眉頭、雙眼、鼻子、兩頰上,精量之多讓眾人大開眼界,欣怡果真是一臉子孫漿,可是她竟然沒有生氣,反而說出讓我驚訝的話語:「秦醫生,你的營養液好多……人家……多謝您幫人家敷面……人家感到好幸福!」



看到如此驚人的發射,我也帶著極敬佩的心對顏射嬌妻的秦醫生說:「秦醫生,你真厲害!我老婆都被你射得一臉精漿。秦醫生,我真是服了你!」



秦醫生謙虛地說:「老哥,其實我也沒什麼厲害,男人的精液大部份都是水份和其它養份。你們先多喝點水,然後才有充足的精漿幫母狗敷面!」



其他男人聽從秦醫生的指導,喝了幾杯水、吃了幾塊營養片後,也紛紛繼續對著欣怡漂亮的臉蛋打手槍。我見他們很久也沒有發射,便對欣怡說:「老婆,妳看他們很久都沒有發射,我看妳的騷勁還是不夠哦!」



欣怡置臉上的濃精不顧,吐出小舌、分開雙腳,一面不斷揉弄自己的秘穴,一面撫摸胸前的酥乳,以一副婊子發情的樣子說:「你們為什麼沒有發射?是我不夠騷?不夠浪?我多麼想吃你們的精液,給我吧!把你們的精液都射給我吧!幫我這條不要臉的母狗敷面吧!」



就在欣怡不斷的呼籲下,胖子先走到欣怡漂亮的臉龐前灑上第二發精漿,喝了很多水的胖子射出很多精液,他模仿著秦醫生用龜頭在欣怡的臉蛋上劃圓圈,果然同樣給欣怡射得一臉都是精漿。還有其他兩人沒有發洩,他們沒撐多久也紛紛往欣怡的臉蛋繳了械。



欣怡看到他們努力發精,一臉舒暢的樣子也對他們微笑著說:「你們很賣力給我臉上灑精……人家都快看不到東西!」



我卻扳著臉說:「欣怡,妳怎能說這樣話?他們是欣賞妳發浪的美麗,雞巴被感動才給妳臉上灑精……我們男人只有看到美女才給她灑漿敷面,要不然……在妳騷穴灌漿還不是更爽嗎?妳就謝謝他們給妳敷面吧!」



欣怡感覺到臉上熱呼呼的精液,看到男人發洩後一根根軟軟的雞巴,馬眼吐出餘精,欣怡才想到AV女郎都會在被集體顏射後幫男人的雞巴以舌頭清理馬眼上的餘精。欣怡知道每一次都是男人服侍她(不斷的前奏愛撫),因為欣怡只懂得吹喇叭,欣怡感到有點不好意思說:「各位對不起,人家只顧自己的爽頭……你們可以過來讓小妹清理您們的棒棒嗎?」



胖子像是不敢相信的呆著,一會兒會過神才走到欣怡,挺著雞巴頂住欣怡的下巴,欣怡微笑地說:「多謝胖子哥哥的禮物!請主人讓欣怡清潔您的棒棒!」



胖子點頭後,欣怡抓住雞巴往自己小嘴塞去做深喉嚨,充份配合胖子抽插小嘴的節奏。接著,流氓勇、淫蟲輝的雞巴也被欣怡徹底地清潔一番。



看到會員那麼盡興,身為會長的我也模仿著秦醫生一干人「顏射」嬌妻,難得欣怡第一次沒有因我顏射她而罵我,我心中真是很感謝各位會員的努力,讓嬌妻嚐到更多性趣。



一個月過去了,秦醫生最後以總共糊了三百台而成為欣怡五天內的主人,他每天除了要欣怡為他口交、顏射之外,還給欣怡灌溉子宮,更讓她首次懷孕了。



當欣怡知道自己懷孕後,高興得跪地說:「秦醫生,多謝您給我那麼好的禮物!」我知道自己終於一嚐為人父(儘管不是自己的種)也難掩高興的表情說:「秦醫生,我也多謝您,給我們這對夫妻帶來寶貴的小生命!」



秦醫生高興地說:「別客氣,欣怡妳願意給我肏,我才要多謝妳呢!」



怎料我這個會長在徵詢了流氓勇、胖子、淫蟲輝的意見後,他們紛紛提出強烈抗議說:「要是欣怡懷孕的時候,她怎能給我們服務呢?!」我迫不得已要求由秦醫生負責打掉自己的種。



秦醫生失落地跟我說:「其實我想欣怡幫我生下孩子的,畢竟是自己的種!不過欣怡是聯誼會的玩偶,我想我還是順從所有會員的意見吧!」



我卻應承秦醫生說:「不瞞你說,其實欣怡也想幫你生下孩子的,可是她接受流氓勇、胖子、淫蟲輝的意見。不過我保證,我會協助欣怡幫你生下孩子。」



秦醫生興奮地跟我說:「真的嗎?你不介意?」



我笑著說:「怎麼會介意呢?只要欣怡想做任何事,我會不會阻止她。而且欣怡向我再三說明想幫秦醫生您生孩子,我也想孩子能得到您良好的基因(畢竟我太矮了呢!)我看這樣吧!我們跟流氓勇、胖子、淫蟲輝協議,只要他們也把欣怡輪流姦到懷孕,那麼他們三人也不會再反對欣怡幫你生下孩子了。」



秦醫生難以置信地跟我說:「你真的願意這樣嗎?那欣怡豈不是要懷上三次胎?還要打掉三次胎呢!」



我則笑而不語,反正無論欣怡給其他男人姦到懷上多少次胎,我也會跟她白頭偕老的。就這樣,我又開始跟秦醫生計劃著如何讓欣怡幫流氓勇、胖子、淫蟲輝生下孩子,看來我的快樂人生現在才開始呢!


评论加载中..